球探网网|新化的电商扶贫之路

2020-01-11 12:22:53

简介 : 截至2017年底,新化县未脱贫人口减少到28184户、88316人,贫困发生率下降到6.72%。新化县专门研究并制定了外地搬迁入驻新化、利用扶贫绿色通道的招商投资促进政策。据悉,新化人的文印店遍布全国600多个城市,6万多家门店,从业人口达到23万多人,占据全国85%的市场份额。目前,入园发展成为新化县工业的主要发展方向。

球探网网|新化的电商扶贫之路

球探网网,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chinaeconomicweekly

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 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周琦 | 北京报道

湖南新化县县长左志锋(《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新化县隶属于娄底市,是湖南省第一人口大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县。

作为传统的农业大县,长期以来,新化县县域经济以传统种养业和煤炭、建材等资源型经济为主。精准识别后,2016年末,全县贫困人口有216200多人,贫困发生率为17.3%。

产业扶贫是必由之路,新化通过实施产业扶贫3年行动方案,逐步补齐了产业扶贫短板。

“县域经济的发展关键在产业,乡村振兴的核心在于产业的兴旺。”新化县委副书记、县长左志锋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近年来新化县大力发展特色产业、电商扶贫,其中文旅产业占全县gdp的近30%。截至2017年底,新化县未脱贫人口减少到28184户、88316人,贫困发生率下降到6.72%。(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7期)

左志锋认为,精准扶贫最关键的还是要使贫困户持续地增收致富,也就是产业扶贫。

2017年新化县gdp为245亿元,一、二、三产占比为25.3:31.1:43.6,第三产业gdp达107亿元,同比增长11.6%,是三个产业中增长最快的。新化的第三产业主要有物流、文旅、电商等,其中文旅产业占第三产业的比重达到65%。

据悉,新化县已构建了文旅上市小镇对接平台,引进落户企业34家,县内挖掘培育企业4家。这些企业2017年缴税近7000万元,今年预计将达1.9亿元,解决就业600多人。“来自广州的一家移动互联网点播公司,去年交易量超过800亿元,一次性缴税5000万元。”左志锋说。

2016年,证监会出台扶贫绿色通道政策。新化县专门研究并制定了外地搬迁入驻新化、利用扶贫绿色通道的招商投资促进政策。“比如,我们就从长沙高新区引进了一家从事不良贷款清算管理第三方服务企业,是一家劳动密集型企业,今年就可以解决500人的就业,预计总共可以解决2000人就业。”

文旅上市小镇的规划中,文印产业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方向。新化县希望将文印产业在5年内整合、引回打造成第一个千亿产业。

据悉,新化人的文印店遍布全国600多个城市,6万多家门店,从业人口达到23万多人,占据全国85%的市场份额。

左志锋说,新化县鼓励新化人回乡发展、整合发展、转型发展。目前,县里成立了新印科技股份公司,由太平洋证券作为主发起人,政府持股7.6%,全国各地的文印企业也有入股。“我们的目的就是将这个公司打造成上市企业,出台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我们制定统一的logo、统一的门店形象、统一的app定制化服务、统一的产业链等。还有统一的再制造,我们专门建了一个再制造中心,把产业链延长,推进产业整合。”

新化县是国家重点文明生态区,处于长江经济带上。在中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方针下,除了打造新型绿色产业,对旧有的特色产业,新化县也在促进其向绿色、循环经济转型。

新化的工业主要有传统材料,如石材、煤炭等,以及电子陶瓷、新材料、动力电池等。

目前,入园发展成为新化县工业的主要发展方向。

左志锋介绍,工业入园就是将过去乡镇里分散的工业集中起来,便于推动集约发展,还可以充分吸纳农村就业人员。比如,当地的孩子上完中专以后,有相当一部分从事文印产业,还有一部分从事特种陶瓷行业。

据悉,工业园区配有污水处理厂两个,分别负责处理重金属和普通工业污水,处理能力大于当前排放水平。

“现在都是在线监控,系统非常完善,生态环境部、省里、市里都可以随时监控,这些企业不达标是不敢排放的。”左志锋说,坚持“绿色崛起、科学跨越”,政府方面还有三个路径:生态优先、基础先行;旅游立县、五化融合;脱贫转型、富民强县。“所有的产业都是生态优先。一产、三产都是绿色的,二产也在顶层设计时候就有考虑,要循环利用,形成循环利用产业链闭环。”

此外,在易地扶贫安置点附近设立扶贫工厂或扶贫车间,就近帮助贫困户就业,也是产业扶贫、精准扶贫的重要路径。“这主要考虑到当地的特色产业陶瓷是劳动密集型行业。这样既能让贫困户放心工作、增加收入,又不用离家太远,激活了‘人地钱’三要素。”左志锋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左志锋坦言,跟文化旅游、新能源新材料等工业园区经济一样,新化的传统特色农业也面临着经济规模不大、产业支撑不强、发展特色不突出等问题。

据他介绍,新化县根据当地的特点,重点发展“两茶一药(茶叶、茶油、中药)”“五特(水酒、豆腐、田鱼、肉牛、小水果)”“两传统(水稻、养殖)”,把当地的生态优势、绿色优势、有机优势充分发挥出来,打造龙头企业+合作社/基地+农户/贫困户的利益链,实施产业扶贫三年行动方案,补齐产业扶贫短板。

左志锋说,通过整合涉农、扶贫等资金,对上述重点发展领域进行激励,2016—2018年的产业扶持资金分别为1.3亿元、1.4亿元、1.6亿元,明年后年预计也在1.4亿~1.6亿元。“一只鸡补20元,一头猪补500元,一头牛补800元,一亩中药材补800元,一亩油茶补1500元,力度还是非常大的。”

在政策引导下,新化县的特色农产品产业发展迅速。其中,中药材的种植规模3年内从10.3万亩增长至16.8万亩,油茶也从6万多亩增长到12万亩。

“油茶的效益比较好。榨成油后每斤可以卖到60~80元,加上补贴力度也大,所以增长非常快。”左志锋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当然,新化县也非常注重品牌的培育。新化红茶、新化黄精目前已获得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白溪豆腐、新化水酒也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左志锋举例,白溪镇的一位年轻人回乡创业开办扶贫小店,只卖两种东西——白溪豆腐香干和白溪豆腐,9个月的时间营业额达到320万元,一年的收入超过30万元,并带动了全村从事豆腐业的贫困户致富。

特色农产品的规模扩大后,销路成为另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电商的快速发展和渠道向下延伸,大大拓展了新化特色产品的销售渠道,物流入户则让农户通过电商销售产品更加便利。

“线上有两方面,一方面通过电商的扶贫专区和扶贫小店,快速帮助贫困户实现产品销售;另一方面是进行标准商标产品的线上销售。”左志锋说,新化县非常注重平台的搭建和引进,先后引进了浙江颐高集团、湖南众高、光大银行购精彩等电商平台,并在现存农贸市场建设了电商产业园区,通过这些平台,新化县的电商产业2017年已有3.8万人从业,600多家企业,微商、网商达到2万余家,实现销售5.2亿元。“今年到目前为止销售接近6亿元,其中农产品销售达到3.8亿元,有力地帮助了农户实现产品销售。”

电商物流系统的配送,也是新化县的发力重点。通过和阿里巴巴、京东、邮乐购等电商巨头合作,新化县实现了直达农户的三级物流体系。“原来物流需要先到镇、到村,再转到农户家里,现在京东的产品运送到电商城,而电商城新创立的物流公司可以直接精准到户。” 左志锋说,目前新化县构建了5个乡镇公共服务中心、96个标准化电商扶贫站,同时建立了183个扶贫小店,实现了县域全覆盖,特别是贫困村的全覆盖。

有一组数据可以从侧面证明:2017年,新化县邮政业务总量达到7236万元,同比增长32.16%;电信业务总量4.88亿元,增长8.2%;国际互联网用户12.6万户,同比增长了51.3%。

在引进顶级电商、知名电商的基础上,新化县还先后培育了326个本土企业,通过“一店带多户”“一店带一村” “一店带多村”,培养出了一批以贫困户为主的知名电商网店。

炉观镇九龙村村民邹修铁此前家庭贫困,靠着借钱、借房子结了婚,此后妻子、女儿又先后患病,债台高筑。

2014年,邹修铁被确定为扶贫活动帮扶户之一。之后,他借钱入股,和两个发小共同创业,投资20万元成立了湖南小小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小小鸟”)。2016年,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将牙签牛肉做到了淘宝全网类目销量第一,并成功打造了“恰味道”品牌。

如今,小小鸟旗下有销售公司3家,生产工厂1家,员工31人(其中包含贫困户以及残疾人员),总资产约500万元。

左志锋介绍,针对贫困户创业,小额扶贫贷款为每个贫困户提供最高5万元的贷款额度,政府方面则提供特惠保,构建好“信贷+保险”模式,通过保险的方式“兜底”,万一创业失败,由保险公司负责偿还贷款。同时,政府也会有一定程度的贴息补助。“小额扶贫贷款发放前,不仅有金融机构进行授信调查,村支部、村委会也会参与把关,保证小额扶贫贷款精准、可靠地发放。”

政府投资建设的电商产业园,则供贫困户创业企业免费入驻,并为创业人员提供培训。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县域经济的发展而言,电商扶贫要持续发展,需要电商产业园本身要变成真正的电商产业,实现自己的税收,才能把电商扶贫、电商产业发展持续推进下去。

左志锋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政府曾出资2000万元发展电商产业,包括电商产业园区场地租赁、装修等,之后又追加投资1200万元,但未获得相应的回报。“我们要进一步探索电商产业的发展,正在与今日头条、拼多多等运营产业电商甚至顶级电商平台和业态做对接,解决法人机构注册的问题。”

(新媒体编辑:王新景)

关注《中国经济周刊》头条号

请回到文章顶部,点击右上方“关注”

破除疫苗“信息孤岛”:追溯体系建设时间表明确